设为首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法师讲经
禅宗对《金刚经》的解读
出处:泊莲禅寺 录入:管理员 上传时间:2017-08-07 点击次数:

    金刚经.jpg

      文/释净智(江苏苏州)
      
      一
      
      非常高兴,能与大家一起分享《金刚经》中的智慧。我们知道,从古到今注释《金刚经》的论著非常非常的多,大藏经中就收录有印度无著兄弟的《金刚经论释》,汉地大乘各宗中,天台的智者、华严的智俨、三论的吉藏、唯识的窥基也都做过相关的注疏或赞述,到了明朝永乐帝时,更有百家集注的出现。
      
      因版面有限,学生显然不可能将各宗各派的观点都说到,到底该选哪一个宗派的观点来阐释金刚经呢?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,学生思考了良久,最终决定从禅宗的视角来谈《金刚经》。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呢?
      
      第一,2013年是中国禅宗历史上最杰出的人物——六祖慧能大师圆寂1300周年,而大师正是因《金刚经》而开悟的。虽然历来注疏《金刚经》的人有很多,但因《金刚经》开悟的,慧能大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      
      慧能出家悟道的传奇故事,将几百年前就已译出的《金刚经》的地位带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三藏经典浩瀚无比,大多数人穷其一生,都不可能阅读一遍,但这一部只有五千多字的《金刚经》却能够让人言下顿悟,直了成佛。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,多么的了不起啊。尤为可贵的是,慧能本是一不识字的砍柴百姓,最后却能成为一代祖师,其生平简直就是一部草根的励志传奇。他刚到黄梅时,大家都看不起他,但他却说:“人有南北,佛性无南北”,“下下人也有上上智”。这些从自性流露的铿锵话语,无论放在哪个时代,都是无比的激励人心、催人向上的。
      
      我这次选择从禅宗的视角来解读《金刚经》,不仅是因为法义上,更重要的是这些活生生的悟道者所赋予其上的筋骨和灵魂。
      
      第二,不同于其他宗派侧重在文字义理上的发挥,禅宗解读《金刚经》最大的特色在于——借教以悟宗,得意而妄言。如憨山德清在《金刚诀疑》中说道:“此经非文字相,不可作言语文字看,全在离言之妙。”若执着于经中的文字,反而失去禅家意趣了。这其中最著名的故事,当属德山棒的发明者――德山宣鉴禅师。
      
      德山宣鉴是唐朝人,未学禅时,是专弘《金刚经》的,因俗家姓周,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“周金刚”。有一次他在路上,碰到一个卖点心的婆子,便想化缘一些充饥。婆子听说他是专弘《金刚经》的,便跟他说:“我有一个《金刚经》的问题,你若回答得上,便布施与你点心。若回答不上,且到别处去吧。”德山一想,《金刚经》的问题肯定难不倒我,便答应了下来。婆子于是问他:“《金刚经》云,‘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’,既然三心皆不可得,不知道师父,您想吃点心的心是哪颗心呢?”德山一下子被问得哑口无言,只好忍饥挨饿地上路去了。后来他到了湖南,因缘际会,在龙潭崇信禅师座下大彻大悟。第二天,便到法堂上做了一件事。什么事呢?就是把过去所写的,一直引以为傲的,厚厚的金刚经注解《青龙疏钞》,当着大家的面一把火给烧掉了,并且感叹道:“穷诸玄辨,若一毫置于太虚;竭世枢机器,似一滴投于巨壑。”
      
      由此可见,禅师所重的并不是对《金刚经》逐文逐句的注解,而是要通过这标月指,看见那天上月。若不得其精髓,只知咬文嚼字,便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      
      二
      
      那么接下来,我们就进入第二个部分,看看禅宗到底是如何解读《金刚经》的,《金刚经》的言外之秘又是什么?
      
      《金刚经》宣扬的主旨是般若波罗蜜。无论是鸠摩罗什翻译的“金刚”,还是玄奘翻译的“能断金刚”,都是在形容般若有断惑的大能。全经上下借须菩提的口,共提出了二十七个疑问,这使得整部经像极了禅宗用来启人疑情的话头,只是这个话头不是简单的一句话,而是被般若重重贯穿着,包含了二十七个疑情的大话头。比如,我们通常说菩萨要发菩提心度一切众生,但经中却又说虽灭度无量无边众生,而实无一众生可度者。又佛陀明明说法四十九年,经中却说如来无所说,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。这些颠倒一般佛教界常识的说法,在《金刚经》中比比皆是。故我们只有明白了般若波罗蜜的含义,才能够揭破这些疑情,真正地理解《金刚经》。但到底什么是般若呢?奇怪的是,《金刚经》中却没有明确的说明,只是说――般若波罗蜜,即非般若波罗蜜,是名般若波罗蜜。
      
      若依小乘佛教来看,般若主要就是见苦集灭道四圣谛的智慧;若依大乘中观来看,般若就是证悟缘起性空的中道智慧;若依大乘法相来看,般若就是通达唯识无境的无分别智。那么禅师心目中的般若是什么呢?《六祖坛经》的“般若品”对此有很好的说明。
      
      六祖云:“菩提般若之智,世人本自有之。”又说:“一切般若智,皆从自性而生。”由此可见,禅宗所说的般若,特指明心见性及由此而生的智慧。或许有人会说,整部《金刚经》中并无一处提到“明心见性”啊!如何知道般若定如禅师所解释的那样呢?对此,六祖引用《金刚经》的文字,作了很好的回答。
      
      《金刚经》云:“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,如来为发大乘者说,为发最上乘者说。”这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中,其实包含了般若即是见性的两个重要证明。其一是无量无边的功德,其二是为发最上乘者说。
      
      首先,就“功德”而言。《金刚经》中多处校量功德,从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布施,到无量百千万亿劫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这些超越于常人想象的难行苦行,相对于受持《金刚经》而言,竟然是百分不及一,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。若对于一般的信仰者而言,这无非是赞叹般若经的功德。而在禅者来看,则是非“明心见性”不可的佐证。
      
      我们也可以借达摩见梁武帝的公案,表明其中道理。梁武帝一生造寺度僧,布施设斋,为何却被达摩说为无功德?六祖解释道:“见性是功,平等是德”,若不识自本性,真实妙用,那么无论布施也好,读诵也好,所获福德,皆不过是“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”的有为法,哪里能称得上是无量无边的功德呢?
      
      其次是对《金刚经》中“最上乘”一词的解读。首先,法海本《坛经》的经名便标有“南宗顿教最上大乘”的前缀,传说五祖弘忍,以及六祖的弟子神会,也分别有《最上乘论》和《顿悟最上乘论》传世。可见《金刚经》中“最上乘”一词,对奠定禅宗一门的地位,关系重大。
      
      这个问题很重要啊!因为一个宗派的地位,跟它所依的经典密切相关。但依据汉传佛教流行的五时八教的判教方法,般若属于三乘通教,有浅有深,相较于圆顿的《法华》、《涅槃》,是有所不如的。故只有将《金刚经》中的般若,解释为明心见性的智慧,才能配得上“最上乘”之说。
      
      这一点,玄奘译本的《金刚经》,表现得更加明显。其在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”的颂后,更译一颂道:“应观佛法性,即导师法身,法性非所识,故彼不能了。”可见,《金刚经》隐含的主旨就是要通达佛性,彻悟法身。若不是站在这样的高度,如何经中会说“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”,又说“若乐小法者,于此经典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”。如同大雨普降,小根之人,悉皆自倒。可见,唯有通达最上乘不共的佛性,才是受持《金刚经》的关键。
      
      有人或许会说,法师听你说了半天,我好像明白了,禅宗所说的般若波罗蜜就是要明心见性 。只有明心见性,才能获得《金刚经》中所说的无量无边的功德,只有明心见性,才能符合《金刚经》的最上乘之说。但我们都是凡夫,不是六祖大师那样的根器,要想明心见性,到底该从何入手呢?
      
      不要紧,《金刚经》中正好有一句话可以解答。哪一句话呢?就是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。《金刚经》中说:“菩萨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”这个真心、佛性啊,不是我们造作出来,它是本自具足的!要想让它开显出来,首先要做的就是远离色声香味触法这些滚滚红尘,久而久之,当我们的心不再黏着这些变幻无常的有为法时,无为的佛性自然会显现。正如古德所说:“但尽凡情,别无圣解”,“执谢情忘,净心自现。” [2]
      
      三
      
      最后,让我们来谈一谈,平常该如何读诵、如何受持《金刚经》。
      
      毋庸讳言,《金刚经》是禅宗最重要的经典之一,五祖弘忍大师就常劝僧俗,“但持金刚经,即自见性,直了成佛。”这短短的一句话,不仅道出了受持《金刚经》的无比功德,同时也揭示了诵持《金刚经》的方式,便是要观照自己的本性,彻悟自己的本性。六祖大师曾云:“三世诸佛十二部经,在人性中本自具有,不能自悟,须求善知识,指示方见。”也就是说,我们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有一部天然《金刚经》。与其说《金刚经》是一部书,不如说它就是我们心的本质。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见性,所以纵使写成了文字也识它不得。若得善知识指示个入处,让我们学会发明心地,便会发现千经万论都不过是自心的注脚。这便是禅宗所传不立文字,却能含摄一切经文的正法眼藏。
      
      明白了般若不离自性,便能断疑生信。金刚经中的种种疑情,在这自性般若的照耀下,都会涣然冰释。比如,为什么不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?因为自性即佛,离自心之外,余色声香味触等,皆非真佛。又比如,为什么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?因为自性如虚空,平等无二,其中无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的差别相故。
      
      虽然《金刚经》中的种种疑情,都可以依自性、般若做出相应的解读,但学生以为,诵持金刚经最重要的,就是八个字――“不可思议,言下相应。”即诵持者,不应专在语言文字上作活计,不应专在意根下思量卜度,于难解处切莫牵强附会地解释来、解释去。而应无丝毫挂碍地向自己的内心直下探究去,务必让《金刚经》中的文字,如同从自己的本心中流出般,才能与真实的般若有那么一丝一毫的相应 。 [3]否则自性、般若之类的话语,很快就会成为一种老生常谈的名相之境,与学人真实的受用邈不相关了。
      
      总之,《金刚经》的文字本身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加持之力,行者若能信心诵持,终能言下相应。故《金刚经》云:“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,果报亦不可思议。”我想禅宗的古德之所以提倡以《金刚经》来印心,而不是费心地去分别经中名相,其道理正是在此。
      
      最后,让我们再次深深缅怀六祖慧能大师,感谢他所谱写的一段《金刚经》的传奇,感谢他以绝妙的自性般若来阐释金刚经的主旨。一切万法不离自性,只有认识到众生本具、人人圆满的清净自性,才能够由内而外地构建出和谐清净的大同世界。
      
      [本文作者:释净智,苏州戒幢佛学研究所学僧、全国2013汉传佛教讲经交流会金莲花奖得主。]
      
      【注释】
      
      [1] 其实“般若即见性”,不仅禅宗如此,他宗的古德也有如是说的。如唯识宗的世亲菩萨在《佛性论》中云:“佛说般若波罗蜜等诸经,是佛性中分别众生,自有三种:一者不证见佛性,名为凡夫。二者能证见佛性,名为圣人。三者证至此理究竟清净,说名如来。”又三论宗的吉藏在《金刚般若疏》中亦说:“持说之人所以功德无边必由佛性,若不识于佛性则无此功德。”
      
      [2] 实在地说,只有像六祖这样过去久修善根的人,才能够直接从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契入。大多数人都得先从累积福慧二资粮入手,亲近善知识,听闻正法,如理思维,法随法行。如果在道理上不先弄清楚,为什么色等六尘不应住(无论是从苦谛实苦,还是从缘起性空、万法唯识上通达),而直接在心行上做功夫,往往是看山跑死马,似乎很容易,却一直做不到。总之,先完成境上的理所破,再趣入心上的道所破,方才稳妥。
      
      [3] “不可思议”并不是说,读诵经典时,我们对经文意思,毫不理解,不思考,不议论。而是从现量亲证法性的这一分来说,是不可思议的,因为此处乃“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。”但在这之前,是离不开如理思维的比量智的,正如龙树所说:“不依世俗谛,不得第一义。”
      
      “言下相应”即是以经印心,佛心我心,无二无别。此乃开悟者的境界,只有那些与诸佛菩萨同一鼻孔出气的,才能觉得经文所说“法尔如是”,不必费心分别,方是获得真实般若的写照。